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第0742章 熬鹰与偏道

作者:甲青本书字数:K更新时间:
    大汉南北两支大军,魏延所领的主力军,一路急行,想要在最短的时间内打下榆中。WwΔW.『ksnhuge『ge.co

    而冯永就轻松多了。

    在经过狄道时还逗留了一天。

    原驻守故关的陇西郡长史马马颙早在冯永到来之前,就被陇西太守陈式派去大夏关接替刘浑。

    进入七月的陇西,已经是一年里最酷热的时候。

    还好在陇西境内时,大军皆是行于洮水边上,不至于太过劳累。

    不过已经有人因为不听话,满身大汗就跳到水里,然后第二天就倒下了。

    这些人多是虎步军,还有一小部分是去年新招加入护羌校尉府的新兵。

    跟随冯君侯这几年,老兵们都知道军中的每一条规矩皆有用处,不会去违犯。

    待冯永领军至故关时,刘浑早早就在那里等候。

    天气太热,刘浑没有戴头盔,头发束起,丝毫没有掩饰自己只有一只耳朵的缺陷。

    也可能胡人不在意这些。

    因为他的脸上,还有几道伤痕,这是他立誓的时候自己划的。

    提着长长的一条马槊走到冯永跟前,行了一礼:“见过君侯。”

    姜维、张嶷、句扶因为前几天士卒图凉快而生病感冒的教训,每到一处扎营,皆是加强了巡视。

    而公孙徵和参谋部的人,则是根据前方的探马,要不断地修正作战计划和行军计划。

    所以洮水边上,唯有冯永一人坐在胡床上,欣赏着落日的余晖。

    “哦,破虏来了啊!”

    冯永转过头来,招呼了一声,“过来坐。”

    “谢君侯。”

    刘浑把马槊插到地上,走过去坐在冯永身边摆好的胡床上,端端正正地坐好,身子笔直。

    冯永看着洮水淙淙流过,好一会儿才开口问道,“枹罕那边情况如何了?”

    “回君侯,那乱军头人曾遣使到大夏县,说愿降大汉,不过被末将砍了脑袋,让随从把他的脑袋送了回去。”

    刘浑立刻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乱军头人?”

    冯永眼睛微微一眯。

    “正是。那叛军围攻狄道时,曾重举河首平汉王口号。他们被君侯驱往枹罕后,困于陇西一隅。”

    “在叛胡各族惊惶混乱之时,宋建后人果然趁机站了出来,如今已经是叛胡的共主。”

    刘浑目露钦佩之色地看向冯永。

    冯永微眯起的眼睛很快恢复了正常,开口问道,“白石城的秃发部呢?撤完了没?”

    “已经撤完了。”

    刘浑说到这里,忍不住地微微侧了一下头。

    从他这个方向看去,只能看到冯郎君小部分的侧脸,根本看不到冯郎君是什么神色。

    三个月前,冯郎君设计杀了从河关那边领军过来的韩仇,然后直接班师回平襄,白石城的秃发部得知后,这才慌了神。

    秃发阗立亲自带了一千匹好马,一千头牛和三千头羊,前去给平襄送礼。

    只是听说冯郎君不但没接见秃发阗立,还打算派人把他赶走。

    后来秃发阗立平襄城外跪了一天一夜,君侯夫人于心不忍,向冯郎君求了情。

    冯郎君这才允许他们拿出三万头牲畜换了毛料毛布和一部分粮食。

    秃发部换取了物资后,开始北返西海牧场。

    大夏县与平襄之间往来不便,所以刘浑只能机械地执行冯永当初留下来的命令,却是想不明白为何要这么做。

    此时水边只有两人,刘浑终是忍不住好奇地多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君侯,我们不管是让秃发部帮忙,还是接受叛胡之降,皆可以一举定枹罕,彻底平定陇西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末将观君侯,似乎有意放纵枹罕胡人,这又是为何?”

    冯永微微一笑,站起身来,看向西边,日头已完全掉下了地平线,只能看到山后射出几道光芒。

    “破虏,你自小生活在草原,可曾熬过鹰?”

    刘浑连忙跟着站起来,“回君侯,末将小时候虽生活在草原,但部族从大父传到大人手里,已经是衰落。”

    “小人又非嫡子,平日里何曾有机会做这等事?”

    冯永点头,“我倒是忘了这个。那你可知如何熬鹰?”

    “这个小人倒是有所耳闻。野鹰孤傲难驯,暴烈悍野,捕获后数个昼夜不让其睡觉,后再饿其腹,遮其眼,缚其翅,磨其野性……”

    刘浑越说,语速就越是缓慢,到最后竟是顿住了,看向冯永的目光变得又是惊又是畏,“君侯莫不成……”

    冯永点头,淡然一笑,“这世间啊,不仅仅在天上飞是叫鹰。其实地上也有一种人,叫鹰犬。”

    “鹰犬们开始不愿意听话,并不要紧,只要像熬鹰那样慢慢磨,总能磨掉他们的野性,到时候就可以让他们去捕猎了。”

    七月的天,日头刚落山时,热气还没有消散,可是刘浑只觉得后背突然有些冷嗖嗖的。

    “破虏啊!”

    冯永突然说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小人在!”

    刘浑立刻下意识地绷紧了身子,站得笔直。

    只听得冯永的声音悠悠地传来,“你跟随我的时间也不算短,应当知道我的脾气。”

    “我这个人啊,心肠其实还是很软的。对自己人,我是掏心掏肺地对他好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对于那些一心想与我作对的人,我总不能宽容以待,你说对吧?”

    刘浑额头一滴冷汗滴了下来,“对……对!”

    “所以这熬鹰啊,你懂我的意思了吧?”

    “懂了!”

    冯永这才满意点点头,看看袅袅升起的青烟,也不知是雾还是军中烧火起的灶烟。

    “走吧,回营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刘浑拔起马槊,跟随在冯永身后,一如以前在冯永身边当长随时。

    大军出了陇西,就开始离开离开洮水河畔,折向北方。

    道路开始变得崎岖起来,而且可以明显地感觉到地势不断在抬高。

    当大军好不容易翻过一片山头,冯永终于忍不住地吐出一个字:曹!

    只见一条连绵不断的山脉就这么突兀地横亘在眼前,前面的山头与它比起来,简直就是丘陵。

    更要命的是,这条山脉是东西走向。

    往东看去,没有尽头,往西看去,还是没有尽头!

    就这么突兀地挡在大军前进的道路上。

    “拿地图来。”

    冯永吩咐一声。

    参谋张远立马摊开地图送到冯永面前。

    “李简!”

    “君侯,小人在此。”

    李简连忙走冯永身边。

    “此山是在地图上的何处?有多长?尽头在哪?”

    冯永用笔指了指眼前的山脉。

    “回君侯,此山紧靠着金城的南边,只要翻过了这道山,就能到金城城下。”

    “金城北边则是大河,这一山一河,把金城包于其中。山的东西两边尽头,皆是大河。”

    李简一边说着,一边在地图上比划出来。

    冯永伸手向手,说了一声,“笔!”

    接过不知谁递过来的笔,找了一块高点的大石头,把地图放到上面,然后开始勾勾画画。

    等勾勒大概地图后,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怪不得固若金汤!”

    冯永看着这个地形,喃喃地说道。

    这条山脉西边的主脉延伸到黄河边上,把金城的南面和西面紧紧地保护起来。

    再加上金城头枕大河,也就是说,它只要防备东面而来的敌人就行。

    想要到达金城,最好的道路也就是从东面顺黄河过来。

    那里有这条山脉的余脉和黄河形成的狭窄关口。

    只是冯永看了看东边,再看看这条山脉,脸色黑得如同锅底。

    因为他站在这里,只能看到东面连绵不断的高山,遮天蔽日,连猎人和樵夫的路都没有。

    而且听李简说,往东走的话,必须要走到陇西经榆中的大道,才算从群山里出来。

    冯永听了,脸更黑了。

    真要如此,那我还不如一开始和魏老匹夫走榆中不是更方便?

    领着大军走狄道还有什么意义?

    为了绕个大圈子?

    再说了,自己真要敢领着大军一头扎进东面的群山,至少有一半的机率会迷路,能走出山林的人估计不过一半。

    “这个山,你确定能翻过去?”

    冯永再看向北面这条横亘在前面的山脉,心里直犯嘀咕。

    这个看起来似乎比东面的群山还要高。

    “回君侯,这条路其实是一条偏道。”

    李简解释道,“以前大汉鼎盛时,走狄道经枹罕,过了大河之后,可走湟水到达西平。”

    “然后再从西平可走祁连山的一个狭口,从那里可以到达张掖。”

    冯永听到这个话,心头一动,脱口而出:“丝绸之路?”

    从长安去凉州,不是丝绸之路是什么?

    李简有些茫然地看向冯永,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冯永强行按捺住霍霍跳动的心,问道,“自关中去凉州,不都是走的金城吗?怎么这条道我从未听说过?”

    李简笑道,“现在走的自然都是经金城这一路。但在此之前,去凉州其实有三条路。”

    还有一条?

    冯永咽了咽口水,看向李简。

    看到冯永这般神情,李简知道他很有兴趣,于是便详细地一一道来。

    “其实最早去凉州的路,是走汧县北上,经过萧关,然后在祖厉渡过大河,可以直接到达武威郡治姑臧。”

    “这条路较为荒凉,所以在南路开出来以后,就渐渐地荒废了。”

    “南路就是小人方才所说的路,经狄道过西平,走祁连山山口可至张掖。”

    “因为这条路在最初时沿途较为繁华,所以便代替了北路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南路要绕得远,待金城建成之后,走那里渡河水路途会比较近,所以大伙现在都从那里走。”

    “再加上后来羌胡叛乱,南路不通,现在已经少有人知晓。”说到这里,李简叹了一口气,“但我们李家本就是扎根于狄道。”

    “这南路不通,我们李家的商队就得先去南安,再去金城,要绕老大的一个圈,费时费力,大是不便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为了能寻得一条通往金城,我们李家便尝试翻过此山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李简苦笑着摇摇头,“只是这条路,山高路险,大宗货物却是难运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再加上陇西这百来年,羌胡叛乱不断,我们陇西李家,早就已经衰落,再无当年之盛。”

    他在冯永面前,倒是没有掩饰自家的隐秘。

    冯永听了他这些话,颇能理解陇西李家的困境。

    这就像是在繁华街道开了一家门面,人流量很大。

    然后有一天,这条街道前头被堵死了,街道冷清了下来,门面再也没有人过来,自然就要想法子另谋出路。

    他若有所思地拿笔把狄道、枹罕、西平、张掖这几个点上连成一条线,目光开始变得深幽,也不知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好久,冯永这才抬起头,认真地看了看这条山脉,发现这一片的山头与远处两边的山头相比,确实要低矮一些。

    想要翻过这道山脉,这里确实是最合适的位置。

    “上头,会不会有人埋伏?”

    冯永开口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李简犹豫了一下,有些不确实地说道,“应该不会。因为这里离金城不算近,而且从金城翻到这里,也不容易。”

    “翻过此山后,还有什么险要之处?”

    冯永又问道。

    李简回答道,“翻过山头,可见一水,顺水向北,可到达大河(黄河)。论起险要者,莫过于山谷口,地势最是险峻。”

    冯永点头,转过身来,吩咐张远道,“去,传我令,今日便在山下休整一夜,明日开始翻山。”

    大军要翻过这条山脉,只怕不易。

    也幸好是后勤压力不大,再加上工程营没有跟过来,否则光是粮草辎重就足以让大军在此却步。

    自己的军中士卒,有南夷,有羌胡,都是善走山路之人,再加上平日里的训练,倒是不用太过担心。

    姜维所领的虎步军,也是精锐,而且羌人夷人也不少,应该没什么问题。

    唯一可虑的,就是刘浑所领的骑军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冯永让人把刘浑叫过来,吩咐道:“明日我亲自领军先行,姜维领虎步军居中,你领骑军跟在后头。”

    “骑军能过此山则过,不能过,你就回头,让陈太守多送些粮草过来,同时巡游粮道,防止曹贼从洮水入大河处东渡偷袭。”

    自听到李简说起丝绸南路,冯永心里就有些担心。

    虽说这条路不通已久,但谁知道对面的曹贼有没有人知道?

    万一凉州再出个什么自己不知道的名将,出其不意从侧翼袭击自己的粮道,甚至断了自己后路。

    到时候自己七八千人困在山中,进不得退不得,那不得憋屈死?

    如果觉得好看,请把本站网址推荐给您的朋友吧!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