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第6828章 咱俩决一死战吧

作者:欲念无罪本书字数:K更新时间:
    第682章 咱俩决一死战吧

    墨雪舞想了想,靠过去笑眯眯地看着他:“棒打鸳鸯这种缺德事我不能做,要不然你收了我,咱俩一生一世一双人去?不过我不如苍云美,更不如落月好看,你可能比较亏。  免费连载小说阅读网”

    步天直接笑得呛到,一边咳嗽一边连连摆手:“不亏不亏!其实你已经很美了,关键上得厅堂入得厨房,还是神医,娶你为妻我赚大了!那就这么说定了,我收了你!”

    墨雪舞很乐意,也很开心:“好的。你快吃,吃饱了我去收拾收拾,今晚洞房!”

    “啊,不用收拾,我不挑。”步天明明笑得浑身哆嗦,却故意含情脉脉,甚至握住了她的双手,目光温柔得能掐出水来,“只要是你,天当被地当床我都愿意!”

    “你真好,我最喜欢你!”墨雪舞也笑吟吟的,含情脉脉的,“既然你不挑,那我要是一身蟹黄蟹肉味,你也不在乎了?”

    “噗……我不……哈哈……在乎……”步天很想继续深情款款,可实在忍不住,早已撒开手笑得求死不能,“起开!臭丫头……秀个恩爱也这么不走寻常路……你要笑死我……你给我等着!今晚我就是把你像绑螃蟹一样绑了,也得把这个房给洞了!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墨雪舞继续剥螃蟹,一边笑眯眯地摇头:“不用绑,人家是心甘情愿的!今晚给你宽衣解带,明个儿为你铺床叠被……”

    话没说完,就听北堂苍云凉凉地开口:“小舞,你想多了。步天是七煞,就是我的人,要睡也是我睡,轮不到你。你也是七煞,也是我的人,要睡也是我睡,轮不到别人。”

    墨雪舞塞条蟹腿到他嘴里,顺便笑得见牙不见眼:“那就咱仨一起睡呀?”

    北堂苍云真不客气,一脚就踹在了她的脚上:“起开!”

    一顿饭吃得很是欢脱,不多时地上就剩了一堆鱼骨、蟹壳、果核之类,待会儿挖个坑埋了,也不会污染环境。

    收拾干净,众人重新围坐在一起,一边打理火堆一边聊天。看着夜空中弯弯的月牙,墨雪舞叹了口气:“今天是八月初六了吧?一转眼,天劫之日都过去大半个月了……对了,落月,那天凌太子本来要我们跟他回去的,为什么突然跑了?”

    在场的都是至交,绝对可信赖,凌落月自然不会隐瞒:“我说过,他不走不行。距离狐族栖息地不远的地方有一个深不见底的水潭,非常古怪。据狐族典籍记载,潭水中含有剧毒,而且毒素会随着水汽扩散到空气中。此毒无解,中者无救,除非将毒素彻底封在水潭中,才不会危及我们的性命。”

    墨雪舞很容易就抓住了重点:“典籍记载?也就是说,至少据你所知,没有人被毒死?”

    凌落月点了点头:“没有。典籍中说,只要将毒素封印,我们就会没事。所以从水潭被封印直到现在,少说也近两千年了,没有人再被毒死。”

    墨雪舞摸着下巴,大感好奇:“什么毒那么厉害?狐族不是最擅长配药用毒吗?居然连你们都束手无策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凌落月答应了一声,倒是十分平静,“没有人知道那毒素究竟是什么,自然解不了。要想活命,唯一的办法就是将毒素封印在潭中。但这一点并不是人人都能做到的,那是历任狐族太子的使命。最麻烦的是,每封印一次,最多只能维持三个月。那天咱们幸运,恰逢封印失效的时刻,否则现在未必能跟苍云会合。”

    他这么一说,墨雪舞更好奇了:“为什么只有历任狐族太子才可以?你的修为在凌太子之上,也做不到吗?也就是说,封印毒素靠的并不是修为?或者不仅仅是修为?”

    “我只能回答你,我确实做不到,因为封印毒素靠的的确不仅仅是修为。”凌落月挑了挑唇,“但靠的究竟是什么,也只有历任狐族太子才能知道,其余皇子公主一概不知情,因为那是狐族的绝顶机密。”

    墨雪舞表示了解:“这么看起来,凌太子很忙啊!至少他背负的使命很多,不但要带领狐族冲击封印,重返虞渊大陆,还要封印毒素……肯定不止这些,他也挺累的。”

    凌落月暂时没接这话,因为这些话让他再次想起了凌浅月那句“今日的我,其实本该是你”。凌浅月是不是想说,他背负的所有使命,本来都应该是他的?包括带领狐族重返虞渊大陆,包括封印水潭中的毒素?

    可是为什么?

    心里一时有些难受,他站了起来,语气倒十分平静:“刚才吃的有点多,我去溜达溜达,你们聊。”

    现在所有人里,数他修为最高,这里又没有什么大型猛兽之类,倒是不用担心他的安全。可是看着他渐行渐远的背影,步天还是皱了皱眉:“落月不太对劲,我去暗中照应着些吧?”

    北堂苍云倒是不怎么赞成:“他的修为在你之上,你恐怕很难隐藏行迹。我瞧他想一个人静一静,你先别去了。”

    步天只好重新坐稳,却有些不解:“可他怎么了?刚才还好好的。说什么吃的有点多,数他吃的最少,他吃一顿,我吃一口。”

    “应该是因为凌浅月。”北堂苍云若有所思,“下午他跟我说了很多,如果他说的都是事实,我想,我们都应该重新考量凌浅月这个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落月不会骗你。”步天的语气很肯定,“凡是他跟你说的话,要么绝对是事实,要么他就已经被人骗了。”

    北堂苍云摇了摇头,眼中的深思更明显:“那些事都是他亲眼所见,应该假不了。他说,凌浅月其实也不认同狐族大业……”

    凌落月并没有走得太远,因为他不想大家,尤其是北堂苍云为他担心。他们已经够焦头烂额了,他可以帮不上忙,但不能裹乱。

    他心里虽然有点难受,但也没到要死要活的地步。跟墨雪舞在一起那么久,别的学到没学到先不说,至少他学到了一点:大多数时候,他都可以接受已经不可改变的事实。只要能做到这一点,就很少有什么事能让他要死要活了。

    何况人各有命,有时候是需要来一把“我命由我不由天”的霸气,但有些时候,还就只能各安天命。

    所以现在他最想做的就是回去找凌浅月,彻底弄清楚所有的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。他相信,有墨雪舞在,再加上北堂苍云和其他七煞,弄清楚应该不是难事,至少不是绝无可能。

    正溜达着,前面不远处的大树上,墨雪舞就坐在树杈上,静静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停住脚步,他微挑唇角:“干什么?”

    墨雪舞身形一展飞到他面前,手中拿着一根树枝,刷刷刷舞了几下,刷的摆出一个酷得不得了的姿势:“拔剑!”

    凌落月愣了一下:“呃……嗯?为什么?”

    墨雪舞一脸严肃,刷的换了个姿势:“夺夫之仇不共戴天,我要和你决一死战!拔剑!”

    凌落月瞬间明白过来,眼里早已满是笑意,却听话地一挥手,虚空一劈一抓,一根树枝已经在手:“怎么个决法?”

    “哇!好帅啊!”墨雪舞则瞬间满眼桃心,跟着赶紧一整脸色,“最简单粗暴的决法:直接开打,一局定输赢!你赢了,我是你的,我赢了,你是我的!”

    凌落月拿着树枝想了想,虚心请教:“请问这种决法,无论谁输谁赢,还有苍云什么事?跟夺夫之仇有毛线球关系?”

    墨雪舞瞬间破功,笑得东倒西歪,上气不接下气:“哈哈哈……我说错了……哈哈!是这样的……我赢了,你是我的,你赢了,你是苍云的……可苍云是我的,所以归根到底,你是我的,哈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凌落月瞅着她,哼的一声冷笑:“想得很美,可你晚了两步。”

    墨雪舞拼命控制着自己,不要笑得那么没有形象,同时十分好奇:“为什么是晚了两步?我这么不赶趟吗?”

    凌落月挥了挥树枝,简简单单的动作却透着无尽的潇洒优雅:“先是苍云给我盖了章,说我是他的了。后来步天又给我盖章,说我是他的。我说你晚了一步,我是苍云的了。步天就说……”

    “说苍云是他的,所以归根到底,你是他的?”墨雪舞绝对是步天的知音,完全可以猜到他会说什么,“这么说起来,我真的晚了两步……”

    凌落月看着她,却又微笑:“其实不是,我第一个认识的是你,你才是最赶趟的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。”墨雪舞可得意了,“所以归根到底,你是我的!”

    凌落月想了想:“那还打不打?”

    “打,为什么不打?”墨雪舞又刷的摆出一个姿势,“说起来,我们俩还没有好好打一场呢!来,让我领教领教狐族三皇子的绝招!”

    凌落月抿唇,浅笑,说不出的风华绝代,绝色无双:“那就看好了!”

    刷!一根普普通通的树枝,在他手里却仿佛化身上古神器,带着无与伦比的气质风华,又仿佛化作了万点星光,直奔墨雪舞而来!

    墨雪舞由衷赞叹:好美的少年郎,不愧是掉落凡间的月亮!

    两人瞬间斗在了一起,明明是一折即断的树枝,在两人手里却带出了迅疾的破空声,到了后来,已经连破空声都听不到,只能看到漫天都是树枝的影子。再到后来,几乎连影子都看不到了——两人出招的速度实在太快,用眼花缭乱也难以形容出万一!

    凌落月是狐族第一高手,墨雪舞是七煞之中唯一一个突破神阶的高手,虽然比凌落月还是逊色不少,一时之间却也不分胜负,场面相当精彩。

    眨眼间,两人已交手几百招。刷的一招逼退墨雪舞,凌落月浅笑:“我们来打个赌,三招之内,我要拿到你头上的金钗,用树枝拿。”

    墨雪舞眨了眨眼,笑得贼兮兮的:“好,同样是三招之内,我要拿到你头上的玉簪,用手拿。”

    凌落月表示很佩服她的狂妄:“吹牛。”

    墨雪舞才不谦虚:“梦想是一定要有的,万一见鬼了呢?看招!”

    她脚尖点地疾掠而至,树枝风驰电掣一般刺向了凌落月的面门。可刚到中途,她突然一哆嗦,树枝啪嗒掉在了地上,然后拼命甩着手惊叫,仿佛被什么东西咬了一样:“啊哟!啊啊!”

    “小舞?”凌落月吃惊不小,嗖的就飞了过来,一把扶住了她,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墨雪舞诡异地一笑,突然闪电般一伸手,嗖的拔下了他束发的玉簪,得意得仰天狂笑:“拿到了!哈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凌落月虽然是个男子,一头长发却漆黑顺滑,一向令墨雪舞羡慕到死。玉簪被抢走,长发瞬间披落下来,却半点不见狼狈,反倒多了几分带着慵懒的魅惑。

    所以墨雪舞接着就由衷地赞叹:“落月,你真的好美……”

    凌落月瞅着她,冷笑了一声:“你是有多想赢我这一把,连我对你的关心也能利用?你就不怕我们之间早晚上演一场‘烽火戏诸侯’?”

    这个故事是闲来无事时墨雪舞讲给凌落月听的,主要那个时候凌落月总是冷冰冰的,一副“天大的喜事也不值得我笑”的高傲样,墨雪舞就说,难道要我烽火戏诸侯你才肯笑?就算你肯,我也不是君王,没有那么大的本事呀!凌落月难得表示了几分好奇,问是怎么回事,墨雪舞就兴致勃勃地给他讲了讲。

    不过墨雪舞也就得意了一会会儿,立刻就甩着手、苦着脸连连大叫:“没有没有!我没有骗你!我真的被什么东西咬了一口,好疼啊!刚才拿你的玉簪只是顺便,真的真的!”

    也看得出她不像是作假,凌落月倒是愣了一下,立刻一把抓住她的手:“我看看……什么?”

    他突然惊叫了一声,因为墨雪舞的虎口已经迅速变得碧绿碧绿的,说不出的诡异!

    难得看到他如此失态,墨雪舞瞬间感到事情恐怕比较严重,登时吓得动也不敢动:“怎……怎么了?有毒吗?”

    还好,凌落月接着摇头:“那倒没有……”

    墨雪舞松了口气:“没毒就好。那你这么吃惊是几个意思?”

    凌落月看着她的眼睛,叹了口气:“可是你马上就要变成绿色的了,而且会很难受。”

    墨雪舞愣了一下:“绿色?为什么?”

    凌落月看起来依然冷冰冰的,如果忽略他眼中快要掩饰不住的笑意:“这种虫子叫绿嘴蚁,是幽冥深渊独有的,比蚊子还小,喜欢钻进树枝里。一旦被它咬中,整个人都会迅速变成绿色,浑身麻痒难当,得三个时辰之后才能恢复。”

    墨雪舞直接傻了眼,果然看到虎口的绿色正在迅速扩大,眨眼的功夫,整只手都绿了!除了颜色的改变,麻痒也涌了上来,她不由一声惊叫:“啊呀!好痒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能抓!”凌落月紧紧握住她的双手,神情很严肃,“越抓越痒,抓烂了也没用!”

    墨雪舞都快哭了:“那你救我呀!我怎么办?”

    凌落月摇头:“我救不了你,被绿嘴蚁咬了,没有任何药物可以消除或缓解症状,只能等三个时辰。不过你放心,过后就会完全恢复,没有任何后遗症。”

    墨雪舞越发欲哭无泪,看着正往手臂蔓延的绿色,她头脑中浮现出了自己浑身碧绿的样子,不由无限忧虑地抬头:“落月……不是你笑成这样是几个意思?看我出丑,你那么开心吗?”

    “啊?有吗?”凌落月立刻脸色一整,跟着浅挑唇角,“我只是在想,不知道步天能不能愿意和……一根黄瓜洞房。”

    墨雪舞愣了一下,哈的就笑了出来:“走开!你才黄瓜……”

    “真的呀。”凌落月无比认真,“你这么瘦,细瘦细瘦的,又浑身碧绿,不是黄瓜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还说?”墨雪舞想笑,浑身的麻痒又让她想哭,别提多难受了,“你快带我找个地方藏起来,我可不要让大家看到我变成黄瓜,太毁形象了……”

    话还没说完,就听北堂苍云的声音传来:“落月!小舞!是不是你们?你们在一起是不是?”

    “糟了!快!”墨雪舞拽着凌落月就跑,同时用内力把声音送了出去,“苍云!我跟落月有点事要做,你不用跟来,天亮之后我们就回去找你们!就这样!”

    北堂苍云当然蒙得很,声音立刻传来:“什么事非得三更半夜做?我帮你们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用!你帮不上忙!”墨雪舞跑的更快了,一叠声地回应,“你先回去!天亮我就去找你们!我跟落月在一起,不会有事的!”

    凌落月明白她的心情,换成他,也不希望自己最在乎的人看到自己变成黄瓜的样子,便跟着说道:“苍云,我会保护小舞,你先回去,天亮之后我把她一根头发都不少地交给你。”

    等北堂苍云赶到他们刚才决一死战的地方,俩人已经踪影不见。看着满地打斗的痕迹,他一脸蒙圈:什么情况?

    不过凌落月和墨雪舞强强联手的话,安全方面倒是不用太担心,只是不知道他俩有什么事要忙,竟然连他也要瞒着?

    不爽。

    生怕北堂苍云追来,墨雪舞也顾不上浑身越来越严重的麻痒,拽着凌落月脚不点地地飞奔。一开始他们沿着小溪逆流而上,两边的景物也没有太大的变化。

    奔行了小半个时辰之后,凌落月终于忍不住一把将她拽了回来:“够了吧?跑得够远了!”

    墨雪舞被迫停住脚步,抬手摸了摸脸:“绝对不能让他们看到我绿莹莹的样子!落月,我的脸是不是也绿了?好痒……”

    “绿了,你别抓。”凌落月再度握紧她的双手,“其实你的忍耐力是连步天都赞不绝口的,这种程度的麻痒对你来说应该没问题,忍一忍,三个时辰很快的。”

    墨雪舞笑了笑,点了点头:“嗯,我没事,不用担心。当初为了帮苍云突破九阶,你忍了三天三夜的剧痛,跟你比起来,我这算个蛋,没事的。”

    凌落月看着她,虽然还是冷冰冰的,却总有些忍俊不禁:“啊,我要是笑出声了,你别生气,主要是你绿莹莹的样子真的很好笑……当然我也知道不大地道,所以我会尽量忍着的。实在忍不住了,你就当没看到。”

    墨雪舞瞅着他,也不知是该笑呢,还是该笑呢:“真有那么好笑?那你别看了,免得恶心到。”

    “不会。”凌落月摇头,神情语气都很认真,“苍云说过,不管你是黑的还是白的,他都只认你一个。哪怕五颜六色的,他当彩虹看就得了。对我而言,这话同样适用。所以用你的话说,放下你的偶像包袱,在我心里,你永远是我在大街上初见时,那个冰清玉洁的女子。”

    墨雪舞笑了笑,眸子里泛起了水样的柔光:“这些话对我,同样适用。落月,不管你是不是恢复了记忆,你在我心里,也永远是初见时那个最美的少年。我说过的,愿你历尽千帆……”

    “归来仍是少年。”凌落月轻笑,笑声透着几分愉悦,“小舞,遇到你和苍云,是我一生之幸。”

    墨雪舞轻咳一声:“那我们就不煽情了。不过落月,我永远不会利用你对我的关心欺骗你、伤害你,真的。刚才只是顺便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我也不会。”凌落月点了点头,跟着却又哼了一声,“不过你刚刚才骗过我,我说过饶不了你的。”

    墨雪舞顿了一下,才反应过来他说的是什么,就叹了口气:“我也不是故意骗你,就是觉得你没必要跟我一起冒险,万一跳下来就不能活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我也算对苍云有个交代了。”凌落月却很固执,又哼了一声,“总之你活我才活,你若是挂了,我也不能独活,否则对不起苍云待我之心。”

    墨雪舞只好苦笑:“好,算我错了还不行?这笔账这么算算就行了呗,难不成你还真脱了我的裤子打我的屁股?”

    凌落月傲娇地一扬头:“这次先放过你,再有下次,我打你两次屁股!”

    墨雪舞赶紧点头:“没有下次了!对了,这是什么地方……哦对,你也没来过……咦?这条溪流是从山洞里流出来的?”

    离他们不远处,是一个黑黝黝的洞口,周围全是石壁,寸草不生,才未曾将洞口遮蔽。溪流沿着山洞左边哗哗地流着,让墨雪舞莫名想起金华的双龙洞。该不会里面就是溶洞之类的吧?说不定相当有看头。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